发散性思维训练 (Divergent Thinking)

图片1.png
3.png

集中思维(Convergent Thinking)是指人们解决问题的思路朝一个方向聚敛前进,从而形成唯一的、确定的答案。在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可以先通过发散性思维得到尽可能多的解决方案,然后通过集中思维筛选出最佳答案。

一般会把发散性思维的特征归类为三类:流畅性、变通性、独特性。我觉得独特性可以被变通性吸收,所以只讨论流畅性和变通性。

55.png

66.png

阅读剩余部分

桐桐三周岁

080.png
今天桐桐三岁了,三岁的小桐桐有许多珍贵品质:喜欢学习,温和单纯,讲道理,专注力好,动手能力强。是个理工型的小呆瓜,也是一个温柔的小暖男。

虽然俗语说Terrible Two, Horrible Three. 但是桐桐的两三岁一丁点都不Horrible,如果一定要加一个Xble,那一定是Adorable.

作为一个小男生,桐桐一点都不调皮捣蛋,从来不会“使坏”,最大的使坏就是说“妈妈笨蛋,爸爸坏蛋,桐桐不是笨蛋,不是坏蛋”,或者看书的时候故意说错,指着字幕M说S,让你去纠正他。或者故意把妈妈的刘海拨到眼前,让妈妈什么都看不到,然后咯咯咯的傻笑。

他从来不知道“欺负”是什么意思,即使在外面和别的小朋友玩,被大哥哥欺负,他也不觉得是被欺负,以为别人只是无意或者逗他玩。记得比较清楚的两件事:

在早教班,有个哥哥非常霸道,据说他幼儿园班上的同学都被他打哭过,她妈说买东西赔礼道歉是家常便饭。就是这样一个小霸王,桐桐也毫无戒心也不畏惧,早教下课后,桐桐常跟在他屁股后面玩,难免被他打两下,他也只是闪开,面部毫无愠色。这样毫无眼力劲,有时候我也很替他捏把汗。

有一次在巴黎春天三楼,很多小朋友在玩他们成为“飞船”的东西,桐桐也融入了这个叽叽呀呀的群体,跟着哥哥姐姐们使劲推着飞船转,有个大哥哥做鬼脸想驱逐开桐桐,桐桐却在旁边咯咯笑,以为别人逗他玩。

这个小呆瓜,像是在无菌条件下长大的小朋友,对这个世界毫无戒心和不满。朋友说:小桐桐解读世界的角度与众不同,大智若愚,是大情商,有时候是种福气呢。《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的作者也说,“善良的人,才是和世界摩擦最小的人,才容易成为幸福的人;在心态上不苛刻的孩子,长大后他的处事态度会更自如,人际关系会更和谐,会获得更多的帮助和机会。” 希望如此。

愿你温柔对待世界,也愿世界与你温柔相待。

117_meitu_2.jpg

谈谈众筹中的知识产权风险

crowdfunding.jpg

众筹是这两年比较火的概念。以众筹网站的鼻祖Kickstarter为例,它的模式是这样的:众筹项目设置一个需要筹集的资金数目目标:

1) 如果达到这个目标,项目拥有者就可以拿到这笔钱,用来支持项目的发展运行,而 Kickstarter 则会收取百分之五的佣金。支持者们则会得到一些小奖励作为投资回报。回报方式有多种,比如可以低价购买众筹的产品,送产品配件等等,当然还有不求回报的爱心捐助。(参见京东众筹-京东金融

2) 如果没有达到这个目标,那么项目拥有者一无所得,项目筹集的资金会原路返还给支持者。

那众筹可能会有哪些知识产权风险(IP Risks) 呢?

1) 可能会影响专利的申请。“新颖性”是获得专利保护的必要条件,如果在申请专利前在互联网上公开自己的专利技术/设计,就会丧失专利的新颖性,这就如同先发表了文章再去申请专利,显而易见不可以获得专利保护。

2) 即使申请了专利,也有可能被别人山寨模仿。特别是对于技术门槛比较低的产品,如果行业内的人一眼就看懂其中的设计,很容易被人快去复制。虽然一样可能被山寨,但是有了专利起码可以去维权,至少可以防君子,防止大公司明目张胆的抄袭。对于山寨的小公司即使维权也不会获得大的侵权赔偿(这是由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和法定的专利侵权赔偿数额所决定的)

3) 还有一种情况,你的产品概念被竞争对手拿去申请了专利。虽然理论上来说,你的产品公开也使得其他人不该获得专利授权,但是不排除专利审查员没有找到影响该专利申请新颖性的证据而授予了别人这项专利权的情况(而且由于审查员案源多时间少,没有检索到你的众筹项目也是常见情况),如果授权后你再去无效对方的专利,所需要的成本和精力就大多了。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