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桐小朋友,生日快乐!

IMG_0297.JPG

本周末是桐桐小朋友四周岁生日,这一年,桐桐从一个呆萌娃渐渐长出一点小男生的样子,不止呆萌逗趣,还不断升级技能。邻近生日这几天,总是不经意讲出一些“甜言蜜语”,让我狂喜不已。

周二下班回家,桐桐看到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妈妈,妈妈你好漂亮啊!
听到心里那个甜呀...

早上桐桐在旁边看我刷牙,突然说:妈妈好像公主呀!
夸的我喜上眉梢。
桐桐又接着说:妈妈像恐龙公主,大恐龙的公主!
那个...不应该说女生是恐龙的...

IMG_0090.JPG

希望你在世界这个大大的游乐场继续开心的玩耍,保持快乐的天性,让我们一起做有趣有用温暖的人~

阅读剩余部分

一些胡思乱想(二)

(一)情感属性是人类的bug

突然想,如果切掉人类情感属性的DNA, 人类得多牛逼多幸福啊。今天完成一项任务,幸福指数提升1分,明天结束一个大项目,幸福指数提高5分,后天get了一个新技能,幸福指数提高10分。而不像当今人类,幸福指数每时每刻都在波动。ta竟然不回我微信的,幸福指数减5分,见到美丽的晚霞,幸福指数加5分,环顾四周竟无人分享,幸福指数又滑落20分...情绪多不稳定多不可控啊。

情感属性简直是人类DNA里的bug呀,没有情感牵绊,更多人类会像天才大师一样,心无旁骛,噌噌噌的往前冲,专注提升自己,想不牛逼都很难呐。

(二)不会交流协作是机器人的bug

Kiva-Robots.jpg

老赵现在卖身于一个做物流机器人的创业公司,虽然物流机器人让电商省了几个仓库管理员的成本,但是又给他们安插了几个不省钱的程序员啊...老赵说这些仓储机器人其实很笨的,他们的bug在于他们只顾忙着搬运自己的货,而不会交流协作。

想到了《人类简史》里的一个观点:一直以来,人类的单兵作战的能力都是很差的,跑的也不够快,还随时可能被野兽吃掉,想想在中型哺乳动物界,论单兵作战能力,人类除了能打过家猪还能打谁?(我连家猪都打不过...)

但是人类可以通过“信任”和“虚构的故事”来分工协作,人类自然而然能够协作的团体大约是150人,在这个数字之内,大家能够靠着彼此的信任来进行协作,超过这个数目,就需要编造一个虚构的故事(如宗教、国家),来让大家共同协作。

也许有一天,人工智能学会了人类分工协作这一套,就可以分分钟消灭人类了。

(三)亲密关系

人人都对亲密关系有渴望,但可悲的是,能跟你建立亲密关系,真正可以走入彼此内心的人真的寥寥无几。茫茫人海,想找个谈得来、合脾性、在一起舒坦人怎么这么难呢?

“人与人之间,对错可以申辩,冷漠却让人无计可施。”你想给予,可是对方的心门却不愿意为你开启。你想打开心扉,可是心里空缺的那一块,又不是谁都可以填补。

阅读剩余部分

通勤穿搭-春夏

Miranda---Andy-the-devil-wears-prada-204967_1400_930.jpg

这篇博文,写给我几位可爱的女粉丝,请各位男士回避,麻利地闪~

可能刚入职场的妹子都很纠结上班穿什么,其实职场穿搭是最有套路可循的,并不要求多高的衣品就能让人感觉得体舒服。几个重点:

  • 一定要选择质感单品,在预算范围内,精挑细选,宁缺毋滥,选择质量/剪裁尽量好的单品,经年累月,打造一个清爽干练的衣柜。等配备完基础款,再去跟随潮流吧。

  • 春夏重点建设的基础单品有:衬衫(我偏爱真丝衬衫)、基础款T恤、7分袖针织衫、蓝色牛仔裤、7/9分烟管裤、阔腿裤、A字裙/铅笔裙(我不爱裙装爱裤装,裙子很少穿)。推荐的品牌有:优衣库、Everlane(我的真爱啊)、Madewell、Equipment(如果预算足够)、某些淘宝店定制店。国内的女装品牌,我现在基本上不逛了,又贵又丑,下不了手(比如Lily)。

  • 气质永远是女生最好的饰品,戴个简简单单的锁骨链,或者简洁款的手表就足够。项链我买过日本品牌MIKIMOTO和韩国品牌J.Estina,手表我觉得DW确实不错。

  • 我不是鞋控,对于高跟鞋,今年我在办公室放了三双高跟鞋,它们满足了我对高跟鞋的主要要求:1)百搭:裸色或者接近裸色。2)跟高3-6cm 3)走路舒服。

  • 对我,“包治百病”不起作用。我对包包也不讲究。整个夏天,我基本上都在背着一个小麻袋(帆布包),有个男同事甚至好奇的问我:“这个麻袋是不是对你有什么特别意义啊,怎么天天背着?”因为它又轻又能装又便宜不行嘛...如果想看看时尚达人推荐的包包,可以看看时尚博主们的投票#一个包就够了# (看完依旧觉得买个包不如出去旅行一次)

  • 我花在逛街和淘宝的时间并不多,喜欢跟着几个喜欢的博主买买买退退退,大家也可以在微博上关注几个同size同风格的时尚博主。完全不用担心找不到你的款,时尚博主现在在微博上一搜一大拨,只要时间和预算无限,各种类型任君follow.

  • 职场成功的第一要素当然还是performance, 但是不可否认,气质也影响大家对你的(工作)评价。上班还是要保持愉悦的精气神儿,自己感觉自信,别人也会感到美好。虽然很多直男依旧觉得追求美=肤浅,好好打扮=自恋,但管他呢~ 我们自己开心就好。

阅读剩余部分

游览三叠泉,做次庐山客

我喜欢的两位作家刘瑜和傅真都是江西人,所以出行前,我对江西之行充满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期待,还特意又读了下傅真笔下的南昌——"这是一座亲水的城市,城里的居民在湖边出生长大,恋爱成家。《滕王阁序》里描述南昌“襟三江而带五湖”,而现在的南昌则是市内四小湖市郊四大湖,总共有八个湖之多。我去过不少地方,看过数不清的湖,客观地说,就天然风景而言,南昌的湖群是最美的。湖在城中,是城市的眼睛;城又在湖中,湖面倒映着整座城市的背影。"——但现实却是我们只是在南昌换乘大巴,对南昌只是匆匆一瞥,没有看到南昌的湖群,只看到处处在轰轰烈烈搞土建...

我没有大诗人“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的豪兴,而且庐山自古就是名人墨客/政客谋士所钟爱的地方,所以注定避不开世俗的繁华。好在我的心理预期比较低,并没有奢望独享庐山的幽静秀丽,但有几个场景还是让我印象深刻。

  • 看到了1600年的银杏树-“三宝树”时,还是有些震撼的,它已在此伫立千年,是真真正正的活化石。而三宝树旁边柳杉更是毫不逊色,笔直参天(40多米高)。站在这两棵树下,自己显得格外渺小(和年轻)...

  • 去往三叠泉的环山公路上,看到车窗外云雾缭绕的山谷,非常和谐和幽静。“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如果少了云,山景会变得多么单调呀。

  • 我们住在半山腰的酒店,晚上和美女J还有一个男生王大爷出来散步,晚风吹拂,天际辽阔,星辰浩渺,感觉格外惬意清凉。想想这些眨着眼睛的星星,可是航行了几年甚至几万年才到达我们眼中的呢,在这样在布满繁星的星空下,怎能不觉得渺小和感动呢?但美女J对那晚的记忆是这样的——“小鱼儿(就是我)和王大爷轮番问我太阳照射到地球需要多少时间,星星距离我们几光年这类的鬼问题。我内心就想着好几年没看见星星了,好不容易看到漫天星,你们又跟我扯淡。如果不是天太黑,我就想弃他俩而去了!”

  • 清晨,站在房间的阳台上,看到蓝天白云下苍翠的松树,听着百鸟争鸣,有一瞬间意识到自己身处真正的自然。直到这惬意被一个遥远的男声打破“喂喂,干嘛呢你!”——四处寻望了下,原来外面有条路隐蔽小路对着我们的阳台,而我们部门的一个男生大清早的在独自散步,意识到自己还穿着睡衣,我仓皇进屋...

  • 我们台湾同事甜甜同学(性别男)是微胖届活宝一枚,是个马拉松选手和游泳健将(我们由此得出结论:游泳和马拉松都不减肥)。庐山作为政治色彩特别浓厚的名山,自然有很多国共合作的景点,每到这种地方,我们就把甜甜找出来,说谈判谈判吧,甜甜同学总是乐呵呵的配合。我们在爬三叠泉的时候,上下三千个台阶,很多人都崩溃了,看到甜甜上台阶开始喘,我在旁边取笑他说:“要不要扶您老一把?”,甜甜同学回应:“开什么玩笑!养膘千日,用膘一时!我可是跑马拉松的,你忘了么?”我留下一个鬼魅的微笑,轻盈的超过气喘吁吁的他。结果爬完三叠泉的第二天,我的两个小腿全然废掉了,一下台阶就痛得不行,只能扶着楼梯扶手颤颤悠悠一步步侧身走(小J说我像螃蟹...)。这可把甜甜同学乐坏了:“你不是生龙活虎的嘛,一起来比赛跺脚呀!”然后一个人在旁边欢快的跺起脚来...唉,我竟然也沦落到这步田地...

  • 今年我们的大内总管因为家事没有跟我们一起出游,所以由我来组织Team building的团队游戏,这次选择的是多米诺骨牌。这真是一项集动手、动脑于一体的运动,考验大家的创造力、合作力和毅力。一群人从晚上9点玩到11点多,每个人到最后都变成了帕金森患者,手一拿牌就哆嗦,非常搞笑。不光是拥有了帕金森的手,也拥有了惊弓之鸟的小心脏,不时会有大面积倒牌的清脆声音,紧接着传来哀嚎一片。每次我走路经过他们搭建的半成品,就会有一群人对着我喊:“小心!不要动!你走路会振动到它们!”最终,随着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惊心动魄的时刻便开始了,那曾经漫长、繁琐的码牌就是为了这几十秒钟的辉煌,全场欢呼!我也终于松一口气,终于在12点结束了,不然今晚我一定会被打得鼻青脸肿不知去向...

  • 桃花源漂流比之前的千岛湖漂流好玩多了,水流更湍急,漂流时间更长,岸边风景更美。经历了去年的千岛湖漂流大战,大家已有“身经百战”的架势,老早就买好了水枪水炮,可惜我置备的是过于温和的水枪,导致战斗力不足(但作战态度依旧勇猛)...漂流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一会联合作战,一会又互相喷击,而且大家喷红了眼,十分凶猛,二话不说,直接对着脸或者后脑勺喷,惨哪,我浑身上下都被淋透了好几遍。

放几张三天庐山行的照片:

IMG_8713.JPG
如琴湖平如镜面,清亮剔透

IMG_8699.JPG
清晨窗外的风景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