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胡思乱想 (五)

(一)咳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
只顾著跟往事瞎扯
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
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
思念是紧跟著的好不了的咳

最近感冒咳嗽的厉害,一开始我十分不以为意,觉得咳嗽嘛,最虚张声势了,又不鼻塞,又不发热,完全不影响我思考...牛皮吹完咳嗽就给我脸色看了,经常咳得肝肠寸断,晚上睡不着,白天脑袋都被震晕了...

细想咳嗽这事和思念很像:一阵阵袭来;夜晚尤其严重;一时半会好不了。就像李宗盛大哥唱的: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思念是紧跟的好不了的咳~

咳咳咳~~

(二)热烈的爱人

如沧海深处埋藏着遗珠
其实你好处个个也不知
唯独我先可以明白上帝构思
于沙砾里找到璀璨珍珠
--谢安琪/刘浩龙《沧海遗珠》

《爱情笔记》是阿兰德波顿二十几岁时写得恋爱小说,故事很简单,他记录了一段从邂逅到分手疗伤的恋爱全过程,把恋爱中每件小事中恋人复杂、流动的心理描摹分析的淋漓尽致,充满了各种有趣的哲思。

在“她有什么好”这个章节中,浪漫的男主正沉浸在对女友克洛艾疯狂的迷恋之中,比如在超市购物时,他会被女友优雅的姿态深深吸引,“一时间,我幻想能把自己变作一盒酸奶,同样被她轻轻地、若有所思地放进购物。”

他眼中的克洛艾超凡脱俗、完美无缺,而他的朋友们觉得克洛艾只是个普通人,对他的这份狂热不能理解。“他们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就像无神论者看到对救世主的狂热迷信时表现的疑惑一样”。

这样的饱满热烈的爱是真实的么?就像《霍乱时期的爱情》中男主弗洛伦蒂诺对女主超越半个世纪的疯狂的爱一样,让人质疑,男主是对女主痴狂,还是只是自我陶醉于这种爱的情绪中,爱的只是自己的想象?

“医学史上曾有过这样的病例:一个人生活在怪诞的妄想之中,他觉得自己是一只煎蛋。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怎么会有了这样的念头。他拒绝坐下来,因为担心会“把自己弄碎”,“蛋黄会溅出来”。医生试着用镇静剂和药物平息他的恐惧,但无济于事。最后,一位医生从认可他的妄想出发,建议他随身带片面包,想坐下时就把面包垫在椅子上面,这样他就不会摔破溢出。从此,这位不明就里的病人手中就从没少过一片面包,能够多少还算正常地生活下去了。”

阿兰德波顿用这个故事表明一个人可以生活在妄想之中,不论是陷入爱河,亦或是认为自己是一只鸡蛋,只要他能够找到这种妄想的补充物(爱人克洛艾,或是一片面包),那么这种妄想是否真实又有什么相干呢?又何必要求他们清醒过来面对世俗的真实呢?

(三)因为爱

因为傅真的推荐,我去读了阳子的《我的爱情生活》,很好奇作为一个因拍裸女而负盛名的摄影家(荒木经惟)的妻子,她的婚姻生活是怎样的?

阳子说荒木“善于理解我那迷恋低级趣味的浪漫主义”,“把沉睡在我心中,我非常喜欢的那个'我'挖掘了出来,没有他,我也许毫不察觉这个我的存在”,“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如此了解我,这不是幸福吗?”——我毫不怀疑在这段“公序良俗”的框架里被定义为“开放”的婚姻关系中,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

但其实更让我羡慕的是阳子在书中描述的任性生活“夫妇之间很难一直都意识到对方是男人或女人。当大家在一起共同生活时,就只会看到彼此在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如果是和父母一起生活,或有很多孩子的话,那更是不得不如此了。从这方面来看的话,我们夫妇可以说是一对不正经的夫妇。生活中只有我们夫妇两人,没有任何羁绊,每天过着没有气节操守的只顾消费的生活,对未来充满惊人的乐观。周围的人很为我们担心。没有孩子,老了后怎么办?两人真的都不想要孩子吗?令人难以置信,等等,各种各样的担心都有。但是,我没有想过要孩子。我现在的生活快乐得不得了。一个女人能如此任性地度过自己的人生,真像做梦一样。”

IMG_2864.JPG

阅读剩余部分

一些胡思乱想 (四)

捕获.JPG

(一)时间是贼

“太多预言会修改 太多结局不能猜
太无奈
说现实它是 无赖
那 是你并不懂 它的病态
也许 尝一点孤单
之后 你才懂它多坏”

--陈奕迅《之外》

“有时我觉得很无谓,我们这么努力去生活,我们太认真,每天上班下班、经营事业,照顾家庭,忙得几乎忘记了,所有事情都会结束,每天的营营役役,只是为了等候人生的不测。”在飞机上被陈奕迅在电视剧《短暂的婚姻》中这句孤独的旁白深深戳心。村上春树在《1Q84》里也有相似的表述:“超过了一定年龄,所谓人生,无非是一个不断丧失的过程。对你人生很宝贵的东西会一个接一个,像梳子豁了齿一样从手中滑落。取而代之落入你手中的,全是些不值一提的伪劣品。体能、希望、理想,信念和意义或是所爱的人,一样接着一样从你身旁悄然消逝,连找个代替的东西都不容易。”

人到中年,却渐渐丧失对生活的主动权,翘首去路回望来路,无奈的看着天真、青春、健康、魅力、亲人离自己而去。“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马克思爷爷教育我们说,一切事物都处在永恒的运动、变化和发展之中,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运动是物质的存在方式和根本属性。这句话当然是真理(不止因为它出自马克思爷爷),世界上唯一不变就是变,可是明天是变好呢,还是变坏呢?

之前的我一直相信自己是在走上坡路,坚信明天是更好的一天,热切的期待变化,害怕一成不变,害怕岁月太静好,害怕生活中各种可能性消失。最近一阵子,心里却渐渐少了这份勇猛和乐观,觉得生活的不确定性很大,随时有变坏的可能…

人在心理上是什么时候步入衰老的?我想,就是开始恐惧变化的时候吧。

(二)感受力

阿兰德波顿在《旅行的艺术》一书中描述过素描家和普通人眼中世界的不同:

“让两个人外出散步;一个是优秀的素描家,另一个则对这类东西毫无喜好。他们顺着一条林阴道往前走时,对这片景色的感受会有着很大的区别。一个将看到一条小路和树木;他会认为树是绿色的,但是他不会对此作任何的思考;他会看到阳光闪耀,并觉得很舒服,仅此而已!但是素描家会看到什么?他的眼睛习惯去探求美的原因,美的最细微的部分。他抬头向上看,观察阵雨般散射的道道阳光是如何从头顶闪烁的树叶间洒落下来,直到林间充满翠绿的光。他会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一条树枝从树叶的的遮蔽中伸出来,他会看到翠绿色的苔藓散发的宝石般的光芒,还会看到色彩斑斓的地衣,白色和蓝色,紫色和红色都交织、混合在一起,织成一片鲜艳夺目的锦缎。接着(他会看到)凸凹不平的树干和扭曲的树根,树根在陡峭的河岸像蛇一样地延伸开去,而岸边铺着草皮的斜坡,被有着千万种颜色的花朵镶嵌。"

对于素描家来说,他看到了美更细微的纹路,值得再三回味,而普通人只是经过了这样一条让人愉悦的小路而已,并不值一提。我想生活中对于很多事物,人与人的感受力也会如此迥异。即使同一个人,在不同的生活状态和人生阶段,感受力也不一样。年轻的时候,想要轻盈,想要自由,整日没心没肺,过的迷迷糊糊。而现在,却想要真切,想要透彻,直面内心幽微,也尽力活得深刻。

思考者不一定痛苦,猪也不一定快乐。既然“体验最大化”是人生的目的之一,那增强感受力也是一门必修课啊。

生日+近照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王小波《黄金时代》

最近突然想到王小波的这段话,于是翻开我之前的日记本,寻找下我二十一岁的时候是否也有这么多奢望。

首先翻到的是我二十岁那年的笔记本,二十岁生日那天看了电影逛了街,收到了一位大学同学送的贺卡和李清照的诗集,还收到高中同学写的一首贺寿诗:月儿弯弯照九州,廿载今日君才有,西安古城多福运,喜庆真神降九州 (这首诗更像是写给帝王的,不过很感谢老同学的心意)

然后又翻了翻二十一岁那年的笔记本,二十一岁生日那天同样逛了街,看中一件歌莉娅的风衣,无奈太贵不舍得买,我竟然还在日记里诅咒:让歌莉娅的衣服都烂在仓库里好了...

二十二岁生日那个周末我是在上海度过的,去了外滩、城隍庙、南京路、锦江乐园,回到寝室后,又和室友一起煮火锅吃蛋糕许愿,吃得肚子溜圆...

——这些当年生日的种种细节,没有日记我竟然一丝都想不起来,看完了日记脑中也没浮现出几个画面哎...记忆果真是不靠谱的东西,什么是会记住的好像不由意识决定。不过幸好还有烂笔头记录了彼时的心情,日记帮忙承载了记忆。

转眼远离"黄金时代"十年了。"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今年生日没有任何的奢望,只想安安静静的反思下过往,思考下当下的情况,翘首下未来的生活。

唯一有仪式感的事情是--跑完了人生中第一个十公里(准确的说,是跑+走,用时1小时35分钟),就当作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啦~

PS. 30岁生日的碎碎念

----------贴几张最近在美国出差的照片留念----------

IMG_2370.JPG

IMG_2383.JPG

IMG_2386.JPG

阅读剩余部分

童言无忌 (2)

(一)吃饭是头等大事A
桐桐有段时间很喜欢班上一个女同学小团,经常让我用手机微信看小团的照片,小团长得特别漂亮可爱,我心里暗暗赞叹: 小家伙,眼光不错嘛。
过了几天我逗桐桐,你喜不喜欢小团呀?
桐桐果断地回答:现在不喜欢了,因为她吃饭太慢了…
...
又过了几天,桐桐让我写小团的名字,我好奇的问他: 你不是不喜欢小团了么?
桐桐害羞的说: 喜欢呀,她现在吃饭变快了…
那个...原来吃饭快是择偶最重要的标准呀...

(二)吃饭是头等大事B
桐桐临睡前哀求我说:妈妈,明天桐桐不要去幼儿园了,好嘛?
“为什么啊。”我问。
桐桐说:幼儿园的包子不好吃。
那幼儿园如果换好吃的包子桐桐要不要去幼儿园啊。
桐桐高兴地回答:要!
你还真是吃货呀……

IMG_2021.JPG

(三) 桐桐有事情
吃完早饭,桐桐在客厅帮姥姥剥毛豆,剥了一会说不要剥了。
姥姥问: 桐桐问什么不帮姥姥了。
桐桐说: 桐桐还有好多事情的。
姥姥问: 你有什么事情啊。
桐桐认真回答道: 桐桐还要买菜菜,烧饭,洗衣服,晒被子,晒枕头,收衣服,扫地,拖地,擦桌子...
姥姥听了乐不可支。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