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使人痛苦?

最近在看《哲学家都干了些什么》,这本书除了介绍大哲学家们的观点外,还八卦了哲学家的生平——可惜的是,很多狂傲又不得志。比如叔本华狂妄自大急于成名,26岁之后他和母亲反目成仇,至母亲死都没联系。让我想到《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中的描述的几位大文豪:狄更斯沉溺享乐,喜怒无常,一生中先后喜欢过妻子的两个妹妹;司汤达虚荣自负,品味低俗;巴尔扎克常年债台高筑,同几位情妇共有过四个孩子,对这几个孩子,他表现的毫无感情。

你看,好像大哲学家、大文学家也未必看得透彻活得明白,也是有各自的问题。有一次我们同事一起吃午饭,有个同事说:“学文艺、学文科有什么好,一个个的都抑郁了,还是理工科学好重要。”引来一群人的附和。

读书真的让人更痛苦?我觉得两者并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原因如下:

1)被人关注的、真实的自我表达的,多是那些名人、公知、作家,那些同样困苦同样挣扎的“沉默的大多数”只是无人问津而已。

2)艺术家一般敏感多愁,感受的痛更深快乐更真切。这和读书多也许有相关性,但没什么因果关系,也许与个人性格经历的相关性更高些。

3)读书可以增强心智,但是不能解决生活中一个个真实的、具体的、琐碎的问题。“读书,可以让你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而回归到自己反而是最难的。”

4) 也许读书会导致眼高手低,梦想高于能力从而痛苦。就像鲁迅先生曾经说的: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IMG_1822.JPG
站得高看得远,但生活是生活,读书是读书。

其实不管概率上“快不快乐”和“读书多少”有没有相关性,读书过程中求知、探索的乐趣确实“不可为外人道也”,如果读书确确实实给你带来快乐与慰藉,那又何必在意概率统计的结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