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升小的焦虑与反思

最近桐桐马上就要中班毕业,班上很多同学的家长都准备给娃上幼升小的特训班了,什么思维课,看图说话课,英语课之类的。本来挺淡定的我,也开始发愁幼升小的问题,尤其看了今年幼生小的面试题,感觉桐桐要考上好的民办完全没戏。

为什么要挤破头上民办:

  • 好的民办教学理念我更认同,一般更重视小朋友的阅读习惯,品格培养,体育素质(体育和阅读课设置比较多),教育理念比较开明,学习环境比较宽松(我认为的)。
  • 据说很多公办学校学校里很多内容学校不怎么教,但是考试会考(比如拼音),所以小朋友经常需要额外上补习班。而民办学校很少发生这样的事情。
  • 同伴对小朋友的影响很大,希望孩子有更好的同伴环境,民办学校的学生是经过筛选的,总的来说父母重视教育,生源比较好。

为什么桐桐可能考不上,因为幼生小的考试内容中有很多桐桐不擅长的:

  • 表达能力:中英文看图说话、讲故事
  • 运动协调能力:跳绳、跟着视频跳舞之类
  • 英语能力:英语问答
  • 思维能力:些考题,比如绳子剪几下会分为三段,小朋友第一次接触经常答不对,现在市面上所谓的思维课都让我很反感,教的都是无聊的套路,感觉靠贩卖父母焦虑赚钱,很怀疑这种课程真的能锻炼小朋友的思维。

桐桐擅长的:

  • 识字,四五岁的时候通过悟空识字app自己学的,识字量大概1000,还认识很多字的繁体字。
  • 写字,虽然笔画顺序不太对,但是能写很多的汉子,现在每天都在写日记。
  • 自己钻研,经常自己进入学来疯的状态。有一阵子狂迷查字典,会拼音、笔画、部首等各种查字方法。前阵子在钻研地铁路线图,从任意A站到任意B站如何换成,不用查找地图就能报出来。最近在钻研围棋,每天捧着围棋书自学,还在iPad上找人下(没给他考级,所以不知道真实水平如何,但是痴迷是真的痴迷)

总结了上面的一些情况,我就找了两个朋友聊了下这个问题。

A朋友有两个孩子,大儿子在读国际学校。他自己曾在多个国家工作过,目前在国内创业多年,是一个很难得的淡定从容、有自己独到见解的人。他对孩子们的期待是,要孩子们开心,品格性格培养好,学习成绩中等即可。他给了我三点建议:1)放轻松,大方向把握好,父母是孩子的起跑线,有好的父母,孩子的起点就决定了一半。2)看长远,人生是马拉松,来日方长。3)言传身教。要带小孩子运动、读书、旅行,告诉他怎么做人,至于什么学校,影响很小。

16377172-1a232574567ca92d.jpg
A一家参加童子军活动

朋友Ella刚刚步入婚姻,还没有孩子。她是个特别有灵性的人,会创作,会表达,会作诗,会画画,目前从事自己非常热爱也非常擅长的幼儿教育行业。她给我的建议是:试试站在远一点的视角再来看这个问题,二十年以后,你希望你的孩子是在一个怎样的状态里?你更看重孩子能够拥有什么品质?在外界因素无法操控的状态下,你可以如何影响你的孩子?我仔细想了一下这几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我希望桐桐心态平和不急躁,能在生活中体会到幸福,能带给别人快乐。我希望他能永葆对世界的好奇心,能体会到求知的快乐。我能做的,也许就是言传身教,自己先做一个这样的人。

阅读剩余部分

生病与变老

16377172-1313141bd29af919.jpg

一个稀松平常的日子,我坐在早上上班的班车上,突然接到家人的电话说奶奶脑梗塞住院,现在还在昏迷。于是赶紧跳下班车,往老家赶。

谁都不想踏入医院,这里会把生老病死高浓度的展现在你面前。到医院看到奶奶浑身插满管子,骨瘦如柴,心情很压抑。每天能做的就是给奶奶翻身、擦身、检查体温,奶奶醒来的片刻能认出我们,还会口齿不清但又执着的嘱咐我们去吃饭,不要让小家伙饿着。但大部分时间都因为太过虚弱而昏睡着。

到了八九十这个年纪,身后的路越来越长而眼前的路越来越短,生活的盼头是什么呢?养小日日鲜,养老日日嫌。疼惜小的忽视老的,虽然觉得无奈,但这是人性。我不知道我的身体零部件能不能支撑到望九的年纪,但是我真的挺害怕老年生活无法自理的情况,怕孤单无助,怕成为干瘪的小老太,怕成为周围人的负担,怕缺少活着的意义,怕没有好好告别,怕没有决定终结生命的权利…

《最好的告别》里写道:七十岁的时候,大脑灰质丢失使头颅空出差不多2.5厘米空间,所以老年人在头部受到撞击之后,会很容易发生颅内出血;八十岁时,我们会丢失25%-50%的肌肉;大脑的处理速度在四十岁之前就开始降低,到八十五岁,40%的人都患有教科书所定义的老年痴呆。皮肤细胞内部清洁废物的机制会随着年纪增长而慢慢失效,残渣聚集,成为黄棕色的老年斑,眼睛的晶状体随着时间的推移弹性会逐渐降低。“老年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屠杀。”—— 所以我也怕老,怕岁月剥夺我的健康,体能,魅力,爱。怕时间只留给我一些不值得一提的东西。但生病与老去,又有谁可以逃离?

生活中的不幸和意外何其多,回到上海后,心里也一直被吊着,担心坏消息的降临,深切体会到"no news is good news'。时刻提醒自己在无病无灾的日子里,希望自己想开点,开心点。有一天做了一个很积极向上的梦。梦到我身边有一个患重病的女生,突然拔掉浑身的管子,放弃治疗,享受最后几天的时光。她组织了一个足球赛,一方队友全是重疾病人,(忘记比赛结果了)后来新闻报道说,对方球队是在跟一群勇敢冲向死亡的比赛。有的胖胖的女病人受到启发,想圆自己的模特梦,于是有一天大家一起观赏一场T台秀,安妮海瑟薇在一个悬空在高空的鱼网状T台上,作为开场模特走秀,跟着她后面的是那位胖胖的女生— 穿着晚礼服,学安妮的样子自信的走在后面,大家并不觉得对比很惨烈,没有嘲笑没有煽情,只是感觉温暖。

也许梦里的我也在想—— 畅快淋漓的活,不留遗憾,才能不惧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