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网易云上有个歌单叫“林夕领进门,皈依黄伟文”,这个歌单名完美的总结了我对两个“伟文”的感情——初听粤语歌时,被林夕朦胧暧昧、缠绵悱恻或富有哲理的词所打动,但听多了,却更喜欢黄伟文的奇幻瑰丽(虽然可能也许林夕的词配的曲还更好听一些)。

黄伟文的视角往往很绝妙,常常想别人之不敢想,言别人之不敢言,写满了叛逆和秘密,让人拍手称绝————好色的《裙下之臣》、赤裸的《低等动物》、隐秘的《无人之境》,卑微的《打回原形》,病态的《防不胜防》,臆想狂的《阁楼》,小人物的《浮夸》,一厢情愿的《耿耿于怀》《念念不忘》《罗生门》三部曲……无法一一列举。当然,黄伟文也写过《怀念》、《葡萄成熟时》、《落户流水》、《沙龙》、《陀飞轮》、《苦瓜》、《给十年后的我》这类洒脱和富有哲理的歌。

为了研究黄伟文的词,我最近又去听了他的Concert YY作品展音乐会,这一次,我不止听歌,还把黄伟文在演唱会上说的话都认真听了下,这家伙可太好玩了——

微信图片_20210829082558.jpg
微信图片_20210829074637.jpg

林夕比黄伟文早出道小十年,算黄伟文的前辈。作为华语乐坛最知名、留下经典最多的两个填词人,别人难免会把两人拿来对比,有人说林夕和黄伟文就像是歌词界的金庸与古龙,也有人说他俩像李清照与辛弃疾,我倒觉得他俩可以类比许知远和李诞(两人听到都要跳起来打我了...),一个深沉,一个怪诞。

阅读剩余部分

破不了的执

一直都非常非常喜欢林夕的词,喜欢的词作不胜枚举,闪光的词句更是散落在每首歌里。随便列两首写给陈奕迅的——


闭起双眼你最挂念谁
眼睛张开身边竟是谁
感激车站里
尚有月台能让我们满足到落泪
拥不拥有也会记住谁
快不快乐留在身体里
爱若能够永不失去
何以你今天竟想找寻伴侣

———《人来人往》


别说你还好 没什么不好
你就怨日子枯燥
没什么烦恼 恐怕就想到
什么生存意义想到没完没了
你给我听好 想哭就要笑
其实你知道 烦恼会解决烦恼
新的刚来到 旧的就忘掉
渺小的控诉就是你想要的 生活 情调
还会有人让你睡不着
还能为某人燃烧
我亲爱的这样浪漫的煎熬
不是想要就能要 别炫耀

———《你给我听好》


明月光,为何又照地堂
宁愿在公园躲藏,不想喝汤
任由目光留在漫画一角
为何望母亲一眼就如罚留堂
孩童只盼望欢乐,大人只知道期望
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体恤对方

———《Shall we talk》


最近在看林夕的三本散文集《我所爱的香港》、《任我行》、《是非疲劳》,没想到洞悉事故、活得通透的写出“人生如寄,你以为那是你的房子,其实那不过是你在地球上生活的酒店”的人,竟然也庸俗到处看楼买楼装修搬家————

我只是贪新。又以看房子为乐。每看一次都接受一次诱惑,如果搬来这里,我将如何装潢,哪件家具该放哪里,光是想象就乐上半天。更喜欢看家品。米兰家具展明年是非去不可的了。冷热水流出来会发出不同色光的水龙头,水中置射灯的大型浴缸,都令我有无限憧憬。好看的家具如艺术品,还是未能戒绝拥有的念头

有一天佛祖一定对我说:善男子,该视美丽的东西如瓦砾。我怕我会得驳嘴,将不同色彩图案的瓦砾拼贴一起做地板也很美呀。真是冥顽不灵...有一天不能成佛,只为对此执著不能断念。


到上星期,我遇见多年来所谓的梦想屋。这是我目前最大的缺点,未能对美丽的东西破执。购入之后,在成交期之前我可能有机会有点钱赚,也有可能用作自住。我投资的行动异常迅速,但心情却动荡不安,一时想象搬进去什么地方可以挂哪幅画,哪块墙该保留纯白还是用丝质墙纸。

平常每晚都会看佛经及《道德经》的我,竟然都看不入心。一向对未发生的事,未到时候处理的东西,我都能做到不囿于心,但这次是真的失败,因为家居是我的盲点...

啊,梦想屋,真是一个颠倒了我心境的梦想


Aha,夕爷也跟我等凡人一样,有破不了的执。看到这里,真是让我舒一口气。毛姆说“作家的心理通常有一个特点,那便是: 对于一个具有独创性的作家,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作品便是他们内心因为某种原因而遭受压制的本能、欲望、白日梦的升华,这些东西以文学的形式表现出来后,作家便摆脱内心的压力。"

不管这段关于梦想屋的话是公开的自省,还是为了摆脱知行不一的压力,我一直还挺相信“无欲则刚”、“拥有的已经够多,再要就是贪婪”这类教导,看到蒋勋、傅佩荣、蔡志忠类似教导的话时,也总会记在心里。然而啊然而,总是做不到。。。

1.jpg
蔡志忠一直过着最简朴的物质生活

我的执,可太多了,最近又添一样——饰品!从小对bling bling和特别小女生的东西不感冒,最近几个月却迷上了这些小饰品,而且贪心的买了不少(多于我需要的)。。咳。无聊的女人,怎么智识没长进,脂粉气倒是渐增了呢。

阅读剩余部分

印象甘南

出发之前,我几乎对甘南一无所知,只因看了一句话【除了高海拔,藏地的一切,这里都有!】,就决定出发了了。

每每想起甘南,眼前飘过的是大朵的白云、连绵的草原、路过时抬头看你的甘加羊,远处草坡上一团团黑色的牦牛;骑着摩托车的藏族少年呼啸着驶过,寺院里穿着红色袍子的僧人们与自己擦肩。闭上眼睛,耳边是拉卜楞寺大经堂让人瞬间平静的诵经声,是与藏族老乡并行走着他们忽然随口唱起的歌,是住在郎木寺时佛教寺院的法螺声和伊斯兰宣礼塔的召唤次第响起又互不影响的和谐;更是扎尕那的清晨,晨雾就在眼前铺开来的幻如隔世。。。

嗯。。稻草人所说不算虚,尤其是看到绵延起伏、碧绿如茵的甘加草原时(还有星星点点的羊群和探头探脑的土拨鼠),心里一阵(无声)尖叫——无边绿翠凭羊牧,一马飞歌醉碧宵!尤其是旁边还坐落着第一世嘉木样大师故居,朴素自然,少有人知,十分遗世独立、隐秘安静,脚下山路蜿蜒,不时的还有雄鹰划过碧空...哇,真是满足了我对“神圣纯净”的想象!坐在山坡上,想着若能隐居此地,闲看云起云落,每日念经放羊,也是不错的日子。有那么一小片刻的忘我的时刻,被美景融化,让我忘记了高原的强光,忽略了同行小伙伴在旁边凹造型,连地陪“甘南丁真”“成都”的歌声都觉得和谐。可惜高光时刻都是短暂的,坐了大半个小时,领队就呼唤我们去下一个景点,非常扫兴。。。后面去的甘加秘境和八角古城简直就是狗尾续貂。

微信图片_20210801171041.jpg
微信图片_20210801171227.jpg
微信图片_20210801171237.jpg

阅读剩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