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婚姻的三个小调查

爱情属于少女话题,作为一个少妇,我对于婚姻更为感兴趣。以下是我做的关于婚姻的三个小调查,受访者都是我的朋友同事。看完这三个爱情小调查,不知你怎么想呢?表示三观尽毁?还是人之常情?

8592d38dc35c8e9498bea841e82e3be0.jpg

调查一:给你5000万,让你卖老公/老婆,你卖不卖?

我周围朋友的回答-

  • 相信爱的单身妹子说: 不卖,钱买不来feeling。钱无非是躺在账户的数字,最大的价值是心理的幸福。
  • 新婚一年的说: 我觉得现在拥有的就是最好的最合适的,不卖!
  • 我的已婚闺蜜有人卖,有人坚决不卖,有人还要提价到一亿才卖,[抠鼻]还真以为有人买啊
  • 有个逗比的异性朋友说,你太小看我了,我倒贴五万,请带走。

今天把这个问题问了码农,码农说不卖,为什么要卖?

一会想了想说,如果是现金的话,也许被震慑到了,就把我卖了。

我佯装愤怒,他淡定的说,你也会把我卖了是不是?

我只能笑而不语。

码农豪爽的说,没事儿,分我2500万就行。

Deal!

码农思考了一下又说: 人性是不能被考验的。有个笑话说,如果你的房子被国家征用,你愿意么?被采访的人说,愿意。再问,如果你的车子被国家征用,你愿意么?被采访的人说,愿意。再问,如果你的牛被国家征用,你愿意么?被采访的人说,不愿意,因为我真有一头牛。

对于这个单纯的玩的问题,大家笑一笑就好,当然有兴趣也去问下你的朋友和伴侣。


we-have-been-married-twenty-years-funny-quotes.png

调查二:刘瑜和冯唐都在文章中说过,婚后五年,看伴侣和看家具没什么区别了。果真如此?

我周围同事/朋友的回答-

  • 两位女性受访者表示“差不多吧”
  • 两位男性受访者说“怎么能用这个比喻呢!说看家具又不会生气,家具也不会骂你……”

哈哈,不知道样本多的话会收到怎样的数据。。


talking-to-you-makes-my-day-quote-1.jpg

调查三:婚后有没有对其他异性有过心动/crush?

  • 两位男性受访者都说有。
  • 一位男性受访意味深长的“呵呵”一声。一脸严(xin)肃(suan)的跟我们说,如果在婚姻关系中太委屈,想得到的自由和关心得不到,就很容易走神…

P.S.关于心动的定义,我非常喜欢刘瑜的回答。为了表示我的喜欢,我要把它贴过来,再读一遍: 

英文里有个单词,叫crush。如果查字典,它会告诉你,这是“压碎、碾碎、压垮”的意思。后来我到了美国,才知道它作为名词,还有一层意思:就是“短暂地、热烈地但又是羞涩地爱恋”。比如,“I have a crush on him”,就是“我曾经短暂地、热烈地、但又羞涩地喜欢过他”。

Crush的意思,这么长,这么微妙,我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中文词俩翻译。“心动“似乎是一个很接近的译法,但是“心动”与“crush”相比,在感情强度上更微弱、在时间上更持久,而且有点朝恋爱、婚姻那个方面够的雄心。Crush则不同,它昙花一现,但是让你神魂颠倒。

我觉得crush是一个特别实用的词汇。它之所以特别实用,是因为我意识到,其实人生体验中的大多数“爱情”,都是以“crush”的形式存在的。如果让我掰着指头数,我这30年来到底真正“爱”过多少个人,那恐怕绝对不超过。但是如果让我想想,自己曾经对多少人有过crush,那就多得,这个这个,反正我是不好意思数了。

爱情是一场肺结核,crush则是一场感冒。肺结核让人元气大伤,死里逃生,感冒则只是让你咳点嗽、打点喷嚏,但是它时不时就发作一次。

Crush一般来势迅猛。初来乍到的时候,会让你误以为那就是爱情。它的爆发,一般是受了某个因素的突然蛊惑,导致你开始鬼迷心窍。比如,你就是喜欢某个人长得好看,帅得天理难容。比如某个人说话的方式让你特别舒服。比如你在网上看了某个人的一篇文章,你觉得,写得真好啊,这么好的人,怎么允许他和我没关系。有的时候,crush的原因小到莫名其妙。可能仅仅因为一个人的手长得特别好看,而那天他亲自用那双手给你夹菜来着,你就会喜欢他三天。还可能因为一个人笑起来的神态特别孩子气,你整整一个星期都无法忘记那个表情。

但是开始时,你不知道那只是三天、一个星期的crush,你捧着自己“怦怦”跳动的心,想,他真好,真是无与伦比,真是我找了一辈子的人啊。

然后你开始幻想。有那么一段时间,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星期,你活得腾云驾雾,你幻想他来看你。你幻想你们走在大街上,过马路的时候,他拉住你的手,然后不肯放开。你幻想你们呆在房间里,换了三百八十种拥抱的姿势,但还是没有把要跟对方讲的话说完。

等你把该幻想的幻想完毕之后,这个crush也就燃油耗尽了。

Crush和爱的区别就在于,那份幻想还来不及变成行动,它就已经烟消云散。它之所以没有转化成行动,也许是因为你很羞涩,不好意思表达,然后一不小心就错过了这个人。也许是因为你们没有“发展”的机会,时间或者空间的距离,让那份心动慢慢因为缺氧而窒息。也许是因为等到对方走得更近,你看清他的全部,他身上那个亮点慢慢被他的其他缺点稀释,以至于那份感情还来不及升华,就已经腐朽了下去。

爱情它是个小动物,要抚养它长大,需要每天给它好吃好喝,没有点点滴滴行动的喂养,crush就那么昙花一现,然后凋零了下去。

对方可能甚至不知道你曾经“短暂、热烈而羞涩地爱恋”过他,你自己事后可能都不承认或者相信自己曾经“短暂、热烈而羞涩地爱恋”过他。但是,的确有过那么一小段时间,因为这个人,你心花怒放七窍生烟六亲不认,你摆脱了地球吸引力而在火星上腾云驾雾。

Crush是速朽的。它的残酷和优美,都在于此。

当crush试图从一个火花变成一个种子,在现实中生根发芽时,种种“计较”开始出现:哎呀,其实他好像挺尖刻的……“事业”不怎么样……他还挺花心的……长得也不是那么好……然后“责任”啊、“道德”啊、“家庭”啊,世俗的一切噪音,开始打着“爱情”的名义,潜入crush,把它从一声口哨腐朽成一个拖沓的肥皂剧。

糟糕的是,人们总是把crush误以为是爱情,败坏那份幻想的轻盈。人们迫不及待地要从那瞬间的光亮中,拉扯出一大段拖沓的故事,最后被这份拖沓淹没,深陷泥沼、积重难返。

然而闪电怎么可能被固定住呢?某同学说,面对有些可能性,转过身去,是个美丽的错误,但是迎上前去,则是一个愚蠢的错误。

所以当crush来临的时候,放任它,但无需试图抓住它,把它的头强行按到爱情的粮草当中去。你可以托着下巴,设计那些明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每一个细节,与自己辩论下一次见到他时该穿的衣服、该说的话,与此同时,你深深地知道其实下个月,你就会将他忘记。你看着手中的那根火柴,那么短,慢慢地烧到了指尖,然后熄灭。熄灭之后,你心存感激,感谢它的光,也感谢它的稍纵即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