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胡思乱想

(一)心灵之乡

IMG_6766.JPG

福楼拜说,一个人的国籍应取决于他所喜爱的地方。

福楼拜从年少时起,就坚持认为自己不是法国人,而神秘的东方——埃及才是他的故乡。三毛在《撒哈拉的故事》中说她感应到了“前世回忆式的乡愁”——撒哈拉沙漠的呼唤,就莫名其妙,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了那一片陌生的大地。

我的心灵之乡在哪儿呢?我喜欢起伏的辽阔牧场,一眼望不到头的公路,也喜欢湖边的小屋,有贝壳的海边。如果是在城市里,电影院貌似是个不错的地方,有空荡的座位,有可以被观察的人,有美丽的场景和音乐,有身边一起观影的人。

电影《马语者》中男主年迈的妈妈有一句台词——有时人们对于内心里的家的渴望要强于他们实际的家(Sometimes people carry it more on the inside than the outside)。

是不是也有一处地方,让你感觉"此心安处是吾乡"?

(二)好看的脸蛋 VS. 有趣的灵魂

YVCV-fxyiayt5390210.jpg

王尔德说,这个世界上好看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

我在想,一个美丽的灵魂困在一个不好看的躯壳里是件多么可惜的事情呀,很多人因为躯壳的普通就不能进一步看到Ta的心灵之美。相反的,一个丑陋的灵魂住在一个漂亮的躯壳里,也是多么浪费的事情呀。为什么不让人类表里如一呢?像苏菲玛索这样,10分的躯壳配10分的灵魂。

虽然说,二十岁的容貌由基因决定,三十岁之后的容貌自己负责,但是又如何弥补与生俱来的颜值鸿沟呢?基因不听我们的呀!

(三)供养者 VS. 浪漫情人
有个朋友,我尊其为Dr.情圣(情圣的最高级)。他跟我讲过一个特别好玩的自创理论:女孩子呢,追求的东西很多,从小就梦幻着有一个很完美的浪漫的男人来陪她照顾她,但是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有缺点。慢慢接近适婚年纪后,女孩子也需要找一个供养者,他也许没有那么多优点,但是可以给她安全感一起生活。

可是人内心深处还是希望两者兼备,理想中的Mr/Miss. Right,既要是个让人温暖安心的供养者,又要有体贴/浪漫/性感/温柔/多才/有趣等浪漫情人的特点。单纯的供养者和情人杀伤力都有限,两者兼顾才能让人不可自拔。

Dr.情圣这段话让我回味很久,想想任何的感情纠葛的电影—《英国病人》,《廊桥遗梦》,《赛末点》, you name it——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供养者和浪漫情人的PK。

点到为止,你们细细捉摸吧。

(四)伴侣的需要
我问Dr. 情圣能不能在博客上写上面这段话,情圣博士看我如此好学,决定再教我一招“让男人欲罢不能的”的技巧。Lady们请侧耳倾听——

“你要让男人觉得他是你的hero,你没有他就不行。比如,你家灯泡坏了,你不会修,他修好你就要好好赞扬他:多亏了你要不然好几天家里都是黑黑的...适时的示弱和赞美,这样才能套住他的心。其实吧,男人都是可以开导的,浪漫也是可以开导的,适当引导,不可着急,学会鼓励。他做了浪漫的事,哪怕一点点都要好好鼓励。以后的将来,你会发现自己培养的这个男人那么优秀,多有成就感。”

情圣的一番话让我想到了另外一个理论,文章中提到男性的三大需求:第一是性的满足感,第二是被尊重,第三是感觉被需要。上面提到的鼓励/赞美大概就是需求二三(被尊重+被需要)的另一个变形吧。

那女性的三大需求呢?Gentlemen请竖起耳朵听——第一是被爱慕,第二是要有诚实公开的沟通,第三是需要丈夫对家庭的承诺和投入。男性的三点需求我不确定是否准确,但是女性的这三点,我是非常认同的。

"fall in love 容易,stay in love难",感情需要悉心经营,而了解自己的和伴侣的需要则是最重要的一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