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览三叠泉,做次庐山客

我喜欢的两位作家刘瑜和傅真都是江西人,所以出行前,我对江西之行充满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期待,还特意又读了下傅真笔下的南昌——"这是一座亲水的城市,城里的居民在湖边出生长大,恋爱成家。《滕王阁序》里描述南昌“襟三江而带五湖”,而现在的南昌则是市内四小湖市郊四大湖,总共有八个湖之多。我去过不少地方,看过数不清的湖,客观地说,就天然风景而言,南昌的湖群是最美的。湖在城中,是城市的眼睛;城又在湖中,湖面倒映着整座城市的背影。"——但现实却是我们只是在南昌换乘大巴,对南昌只是匆匆一瞥,没有看到南昌的湖群,只看到处处在轰轰烈烈搞土建...

我没有大诗人“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的豪兴,而且庐山自古就是名人墨客/政客谋士所钟爱的地方,所以注定避不开世俗的繁华。好在我的心理预期比较低,并没有奢望独享庐山的幽静秀丽,但有几个场景还是让我印象深刻。

  • 看到了1600年的银杏树-“三宝树”时,还是有些震撼的,它已在此伫立千年,是真真正正的活化石。而三宝树旁边柳杉更是毫不逊色,笔直参天(40多米高)。站在这两棵树下,自己显得格外渺小(和年轻)...

  • 去往三叠泉的环山公路上,看到车窗外云雾缭绕的山谷,非常和谐和幽静。“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如果少了云,山景会变得多么单调呀。

  • 我们住在半山腰的酒店,晚上和美女J还有一个男生王大爷出来散步,晚风吹拂,天际辽阔,星辰浩渺,感觉格外惬意清凉。想想这些眨着眼睛的星星,可是航行了几年甚至几万年才到达我们眼中的呢,在这样在布满繁星的星空下,怎能不觉得渺小和感动呢?但美女J对那晚的记忆是这样的——“小鱼儿(就是我)和王大爷轮番问我太阳照射到地球需要多少时间,星星距离我们几光年这类的鬼问题。我内心就想着好几年没看见星星了,好不容易看到漫天星,你们又跟我扯淡。如果不是天太黑,我就想弃他俩而去了!”

  • 清晨,站在房间的阳台上,看到蓝天白云下苍翠的松树,听着百鸟争鸣,有一瞬间意识到自己身处真正的自然。直到这惬意被一个遥远的男声打破“喂喂,干嘛呢你!”——四处寻望了下,原来外面有条路隐蔽小路对着我们的阳台,而我们部门的一个男生大清早的在独自散步,意识到自己还穿着睡衣,我仓皇进屋...

  • 我们台湾同事甜甜同学(性别男)是微胖届活宝一枚,是个马拉松选手和游泳健将(我们由此得出结论:游泳和马拉松都不减肥)。庐山作为政治色彩特别浓厚的名山,自然有很多国共合作的景点,每到这种地方,我们就把甜甜找出来,说谈判谈判吧,甜甜同学总是乐呵呵的配合。我们在爬三叠泉的时候,上下三千个台阶,很多人都崩溃了,看到甜甜上台阶开始喘,我在旁边取笑他说:“要不要扶您老一把?”,甜甜同学回应:“开什么玩笑!养膘千日,用膘一时!我可是跑马拉松的,你忘了么?”我留下一个鬼魅的微笑,轻盈的超过气喘吁吁的他。结果爬完三叠泉的第二天,我的两个小腿全然废掉了,一下台阶就痛得不行,只能扶着楼梯扶手颤颤悠悠一步步侧身走(小J说我像螃蟹...)。这可把甜甜同学乐坏了:“你不是生龙活虎的嘛,一起来比赛跺脚呀!”然后一个人在旁边欢快的跺起脚来...唉,我竟然也沦落到这步田地...

  • 今年我们的大内总管因为家事没有跟我们一起出游,所以由我来组织Team building的团队游戏,这次选择的是多米诺骨牌。这真是一项集动手、动脑于一体的运动,考验大家的创造力、合作力和毅力。一群人从晚上9点玩到11点多,每个人到最后都变成了帕金森患者,手一拿牌就哆嗦,非常搞笑。不光是拥有了帕金森的手,也拥有了惊弓之鸟的小心脏,不时会有大面积倒牌的清脆声音,紧接着传来哀嚎一片。每次我走路经过他们搭建的半成品,就会有一群人对着我喊:“小心!不要动!你走路会振动到它们!”最终,随着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惊心动魄的时刻便开始了,那曾经漫长、繁琐的码牌就是为了这几十秒钟的辉煌,全场欢呼!我也终于松一口气,终于在12点结束了,不然今晚我一定会被打得鼻青脸肿不知去向...

  • 桃花源漂流比之前的千岛湖漂流好玩多了,水流更湍急,漂流时间更长,岸边风景更美。经历了去年的千岛湖漂流大战,大家已有“身经百战”的架势,老早就买好了水枪水炮,可惜我置备的是过于温和的水枪,导致战斗力不足(但作战态度依旧勇猛)...漂流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一会联合作战,一会又互相喷击,而且大家喷红了眼,十分凶猛,二话不说,直接对着脸或者后脑勺喷,惨哪,我浑身上下都被淋透了好几遍。

放几张三天庐山行的照片:

IMG_8713.JPG
如琴湖平如镜面,清亮剔透

IMG_8699.JPG
清晨窗外的风景

IMG_8703.JPG
这只眼神深邃坐姿霸气的小猴子,也许正在捉摸着如何攻击人类呢。

IMG_8698.JPG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IMG_8702.JPG
在美庐别墅附近看到彼岸花,白色的彼岸花又称曼陀罗华(mandarava),红色的彼岸花又称曼珠沙华(manjusaka),“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有种说法“彼岸花开开彼岸 ”,相传此花只开于黄泉,是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好凄美)

IMG_8696.JPG
在庐山的第三天,突然大雨磅礴,我们一行人被困在黄龙寺中观雨休息。

IMG_8697.JPG
小黄人一枚

IMG_8695.JPG
参观完黄龙寺,天空突然放晴。

IMG_8725.JPG
我也是部门N美之一 :)

IMG_8694.JPG

正如那句广告词所说“旅行不在于目的地,而在于沿途的风景”。对我来说,高铁是城际旅行的最佳方式,3个多小时的旅行,堪称完美。可以看书听歌看风景想事情,是难得的自我思考和对话的时刻。坐在飞速奔驰的车厢里,不自觉地又想起《旅行的艺术》里描述的坐火车的感受--“火车所独有的那种人群之中的孤独。人生而孤独,但我们常常在日常琐碎中忘记了这件事。而呼啸前行的火车既像是我们那庸碌无聊的人生的象征,又将我们置于一个奇妙而陌生的空间,令我们得以短暂地抽离出来,放空,沉淀,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火车勾引出孤独,而孤独又增强了人的感知。那不是寂寞,而是全然的自由。”

干了这杯(水),敬孤独,敬自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