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胡思乱想(六)

this_is_water.jpg

(一)人文教育的目的

最近整理我的印象笔记,发现两年前收藏了作家大卫·福斯特·华莱士(David Foster Wallace)的毕业演讲《This is water》。

演讲中提到,人文教育真正的、靠谱的价值应该在于:使你舒适、富足、可敬的成人生活不致变得死气沉沉,在繁琐无聊的生活中,学会思考,时刻保持清醒的自我意识(Self-awareness),有意识地决定什么有意义,什么没有,通过自我调整而获得真正的自由。

“这听起来像夸张,或抽象的废话。让我们具体点。明显的事实是你们这些毕业生对于“日复一日”(day in and day out)究竟意味着什么还一无所知。碰巧那就是毕业演讲中无人提及的美国成人生活的大部分。" "一个成年人的生活需要早早起床,赶赴办公室,应付8-10个小时充满挑战的工作,然后去超市、做饭,放松一会就得早早上床。因为,第二天又得周而复始,再来一遍。这是真实生活的惯例,一日,一周,一月,一年。"

这种“盲”碌的生活,上班族都不陌生。人,很容易在这样的高速运转又琐碎的惯例里,形成无意识的惯性,感到生活单调乏味无意义,忽略自己的感受,麻木、困惑、疲惫、失望、愤怒...而不自知。

“要在日复一日的成人世界里保持意识和活力,困难得令人难以想象。这意味着又有一句陈词滥调其实是对的:你们的教育真的是一生的事情。而它始于:现在。”

PS.演讲稿演讲视频作家生平

(二)鹦鹉学舌

我在博客里经常引用别人的话,不是想表明我读书多,而实在是因为我自身表达修养不足...就像《哲学的慰藉》里说:“当别的作者以我们达不到的明晰和心理准确性表达了先得我心的思想时,我自然会情不自禁地直接引用他们。他们比我们自己还了解我们。我们尚欲言又止,说不清楚的想法,他们已说得那么清晰,遣辞那么优美。我们在他们写的书上划的铅笔道和作的眉批,以及借用的话,都标明我们是在何处找到了一小块自己。”

我正在书中到处寻找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