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胡思乱想(八)

(一)最佳生育年龄

我有个年过35的单身女同事跟我说,几乎每次相亲都会遇到年龄歧视,有些男方直言顾虑她能否生育,因为据说“女性最佳生育年龄为25-28岁。30岁后,优质卵子数量逐渐缩减。35岁后,卵巢功能加速衰退,卵子质量、数量都大不如前,卵子发生基因突变、染色体突变的概率增大,自然生育的成功率开始大幅降低。”

我当然很愤愤朋友的遭遇。为什么上帝给女性设置这样“生物学上的政治压迫”,为什么女性在生育权上不可以有男性那样大的选择余地??还有凭什么主流价值就认为结婚生子是女性幸福生活的最高标准?

作为一个生活在上海这种高速运转、生活成本昂贵、拥挤苦逼的城市的人,我完全能理解为什么都市女性生育意愿低。我想,如果没有这种“生物学上的政治压迫”,女性可以自由选择生育时间,那“最佳生育年龄”绝对会大大的延后。虽然我不小心在最佳生育年龄生育了,但是...如果真的可以自由选择,我觉得50岁生育应该挺不错。25岁毕业,还有25年的时间享受自由——享受心无旁骛的职场打拼,享受35岁也可以有的Gap year,享受更浪漫的丁克婚姻。等到50岁,身体渐渐疲惫不想蹦跶了,财富积累也小有规模了,心智也更成熟淡定的时候,再养育一个小孩,陪伴Ta走过30几年...Isn't it wonderful?

还好科技的发展,让独立女性有了Plan B——“冷冻卵子”。徐静蕾2013年就对媒体大方表示,自己在美国加州冷冻了9颗卵子,称冷冻卵子就像找到了“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唯一遗憾的是找到这味药的时间有点晚。“目前没有人比我更坚定地不想要孩子,可是人的想法是一直在变的。任何事情你都后悔不了,但冷冻卵子是你提前可以准备好的。”

我为这样的机智勇敢的选择点赞!虽然这个Plan B还不够完美,因为冷冻卵子保存期只有5-10年,离我心中的最佳生育年龄50岁还差了10年,但依旧感激医学的进步(请继续加油),让女性在生育上少了份焦虑,多了份选择!

(二)逃离

最近又偶然想起《时时刻刻》那个电影,想到了剧中的两个女人——作家弗吉妮娅(妮可基德曼)和家庭主妇劳拉。

弗吉妮娅的自杀倾向(也许)我是理解的,虽然她有视她为珍宝并理解她的丈夫雷纳德,还有亲密的姐姐,但是她天性敏感、脆弱、偏执、孤傲——这样的“诗人”是有自杀基因的,也许他们天生没有“与世界相融合的灵魂”。

the-hours-watching-recommendation-videoSixteenByNineJumbo1600.jpg

“为什么一定有人要死?”雷纳德问弗吉妮娅。
“为了对比” 维吉妮娅说 “为了让活着的人更加懂得珍惜生活。”
“那么谁会死?”雷纳德又问。
“诗人” 维吉妮娅说 “那些心怀梦想的人。”

MV5BMTU2MDU5MDA1MF5BMl5BanBnXkFtZTcwNDA5ODAzMw@@._V1_SY1000_CR0,0,1493,1000_AL_.jpg

可是家庭主妇劳拉(作家的妈妈)——家境殷实,儿子可爱,丈夫爱家——为什么想要自杀呢?这不是人们想要的全部么?

《革命之路》的爱波也是如此,她住在纽约附近漂亮的郊区,丈夫在金融街工作,她在家照顾一对儿女——同样想要逃离——希望逃离眼前沉闷、压抑、日复一日的郊区生活,想象着“远赴巴黎,重新生活”。

Revolutionary-Road.jpg

若是能够安然的享受青草和阳光的味道,享受快乐而平庸的生活,固然是一种幸福。若是痛苦而独特的生活,留给世界一些作品,也是一种价值。然而,大多数的我们...难免会感觉受困于生活,受困于琐碎、责任、无聊、厌倦、疲惫、压力、焦虑、虚无...不管身处何地,这些感觉都让你无处可逃。

“众所周知,人类因没有发泄情感的能力而使他们成为惟一能够自杀的动物。一只愤怒的狗不会自杀,它会撕咬惹它恼怒的人或物。但是一个愤怒的人只会在自己的屋子里生气,无言地留下一个纸条,然后射杀自己。”

心怀梦想的爱波的对自己的愤怒——对自己不能摆脱这平庸的生活的愤怒——没有发泄出来,于是她选择死亡。

PS. 自杀的文学艺术家年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