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无忌 (4)

46D834B4-9C6E-4998-9623-2300C409E241-54729-000035445D321CFB_tmp.jpg

(一)事物分男女
有一天我和桐桐两个采花大盗采了一朵白玉兰,桐桐一直夸赞花花好漂亮,问我这朵花花是男孩生的还是女孩生的?
我答是树生的。
“树是男孩还是女孩?”桐桐好奇的问。
“有的树是男孩,有的树是女孩。”
桐桐若有所思的说“车车也分男女的,衣服也分男女的,天空也分男女的...”
桐桐的这些小思考莫名的让我想起了老子的阴阳理论,“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
不过后来我又跟他“深入交流”了下,原来并不是万物都分男女,水果界和气球界就没有男女之分...
(* ̄︶ ̄)

(二)它几岁了?
桐桐好多奇思妙想。
有一天早上我们俩在洗漱,给他涂好香香(面霜)后,他问:这瓶香香今年几岁了?
我被问懵了...就把问题抛回去,问他。
"我觉得这个香香只有一岁,因为它只有那么点高。"
哦,原来这样啊。
"如果100岁的话,很高很高的..."一会又指着玩具狗狗说,“小砾3岁,它还没有上幼儿园。”想了一会,又明知故问:“爸爸几岁呀?”
“我觉得爸爸12岁吧。”
“不对的,爸爸今年32岁。妈妈也32岁。”
我放下牙刷,跟他卖萌说:“可是妈妈看起来只有18岁。”
桐桐盯着我看了会,“妈妈,你看起来像是32岁。”
...这个耿直小boy...

(三)世界上没有这种药
桐桐跟爸爸说,“我肚子不太舒服。”
爸爸说:“那你吃点药吧。”
桐桐回答:“世界上没有(治疗)肚子不舒服的药的。”
于是我问这个不想吃药的小朋友:“世界上有没有让脚丫不臭臭的药啊”
听到臭臭两个字,桐桐哈哈笑着说:“没有。”
“那有没有让人变聪明的药啊?”
“也没有。”
“那有没有让其他女孩变成妈妈的药啊?这样就有很多妈妈可以跟桐桐玩了。”
“也没有的。世界上只有感冒药和咳嗽药。”
“那...那我们可不可以发明这种药药啊?”
“可以啊!”桐桐开心的答。不过思考了一会,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不行的,那么多妈妈,我就抱不过来了!”
可是妈妈需要这么多分身来对付你啊...

(四)Hug Machine 抱抱鬼
桐桐临睡前都会要求:妈妈抱抱,抱紧点。
如果我不抱住他,他就会过来抱着我——伸出两只小手紧紧钳住我的脑袋...
爸爸总说我是桐桐的小奴隶。
早上也是,每天在卫生间洗漱到一半,都会听到小家伙穿着小拖鞋蹬蹬蹬跑过来的声音(我却无处躲藏),然后把我抓回去“妈妈,再陪我睡一会吧。”
有时候我早上出门了,他还会打电话过来:“妈妈回来,再抱一下。”
啊!生儿为奴!

(五)我是传话筒
我不幸的沦为家里的传话筒...
每次爸爸要求桐桐做件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跟我说:妈妈,你跟桐桐说下,让他不要/要怎样怎样...
每次桐桐请求爸爸做件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跟我说:妈妈,我想让爸爸怎样怎样,你跟他去说吧...
这两个人为什么不能直接沟通呢??

(六)小仓颉
桐桐在自言自语开积木火车,本站是“吃不下”站(正在边吃香蕉),一会又说下一站是“可以画(画)”站,然后又说下一站是'pu la'站,我问他pu la zhan是哪三个字?他即兴写下了以下三个大字。我觉得这个行为非常的“仓颉”,就说长大你去做造字的职业吧,桐桐很兴奋地问,哪里有造字的职业?你网上搜搜吧……

IMG_5956.JPG

其实小孩子是真正活在当下的人,起码我眼中的小桐桐是这样的,不管是玩玩具、自言自语、写字、画画,都可以一个人陶醉其中好久,全神贯注的聚焦于当下这一刻,并且完全享受正在做的事。作为旁观者,我多希望自己能更像孩子一样。

下面两幅是桐桐过年期间的一些涂鸦,敝帚自珍~

IMG_5982.JPG

IMG_6093.JP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