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测试到底靠不靠谱?

从另一个角度看MBTI,以下是转载来的文章,原文链接性格测试到底靠不靠谱,只转载,不评价。

1908年,弗兰克?帕森斯在波士顿开设了世界上第一家职业指导中心。从一开始,他就询问潜在客户116个一针见血的问题,内容涉及他们的抱负、长处和弱点(以及他们多长时间洗一次澡)。但他当时还做了一件更加不寻常的事情——他测量了这些人的头骨。
帕森斯是一位坚定的颅相学信徒。要是你的额头较大,他或许会建议你当律师或工程师。但如果你耳朵后的头骨比较发达,那么你就属于“动物型”,最适合从事体力劳动。
令人欣慰的是,职业咨询自那时起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但现在,咨询师不再测量头脑的外形,而使用心理测试测量头脑内部已成为惯常做法。个性测试现已发展成为一大产业,是领导力和管理课程的标准程序,它不仅是求职面试流程的组成部分,而且日益成为职业辅导不可或缺的内容之一。但我们是否真的应该相信这类测试能够揭示出科学且客观的真相?

我有一些坏消息要告诉你:即使最复杂的测试也存在很大的缺陷。以迈尔斯-布里格斯类型指标(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简称MBTI)为例。这种世界上最流行的心理测试的原理是荣格的性格类型理论,它每年大约被应用200多万次。MBTI测试通过二分法类别——比如你是一位性格内向者还是外向者,你的性情偏重于逻辑还是情绪(也就是它所称的“思维”和“感觉”)——来判定一个人属于16种性格类型的哪一种。

关于MBTI测试有一个非常有趣,也有些令人担忧的事实。那就是,尽管这种测试非常流行,但30多年来,心理学家对它的批评从未终止过。一大问题是,它显示出了一种被统计学家称为低“重测可靠度”的现象。比如说,如果你仅隔5周,再接受一次这种测试的话,你被归入一个不同于首次测试的性格类别的几率大约在50%左右。

第二种批评意见是,MBTI测试错误地假设一个人的性格归属于相互排斥的类别。你要么是一个性格外向者,要么是一个性格内向者,但绝非两者的某种混合。然而,大多数人恰恰介于两者之间。要是MBTI也测量高度的话,你要么被列入“高大”,要么被列入“矮小”,尽管大多数人的个头都在中等高度区间内。

结果是,两个被标为“内向”和“外向”的人的测试分数可能几乎完全一样,但由于他们分处一条假想边界线的两侧,他们或许会被归入不同的性格类别。

对于那些认为个性测试可以将他们引入一个完美职业生涯的人来说,还有一件事尤为重要。迈尔斯-布里格斯基金会欧洲独家经销商发布的文件显示,这项测试可以“让一个人深入了解自己可能会喜欢、并且能够获得成功的工作类别。”所以,如果你像我一样,被归为INTJ型(也就是说,你的主要性格特征是内向型,直觉感强,偏重于思维和判断),最适合你的工作包括管理顾问、IT专业人士和工程师。

那么,转行从事其中某一项职业是否会让我获得更大的成就感?心理学家大卫?皮滕杰认为不可能,原因在于,“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MBTI测试出的性格类型和某种职业的成功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也没有任何数据显示,在从事特定职业的人群中,具备特定性格类型的人士比其他性格类型更有成就感。”皮滕杰建议:“把MBTI测试当作一种职业辅导工具时,应该‘慎之又慎’。”那么,MBTI测试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呢?它的成功主要是由于“像星座那样总结性格类型具有很大的迷惑性,再加上持续不断的营销”。

每当我向实施MBTI测试的职业顾问、教练和培训师一一列举各类批评性研究结果时,他们总是指出,这项测试的设计宗旨并不是让人们与其理想职业实现对接。然而,他们中的许多人对大量证据视而不见,继续进行这种测试,这样做的典型原因在于,他们依然相信,它是一项性格类型指南。但我怀疑,有时候是因为MBTI测试为他们的建议披上了一层合法性。

个性测试有它自身的用途,就算它们并没有揭示出任何关于我们的科学真相。如果我们陷入一种混乱的状况,这类测试或许能够给予我们巨大的情感慰藉。它们还提出了一些有助于我们自我反省的假设:在我接受MBTI测试之前,我肯定从来没有想过IT领域会给我提供一个光明的未来(顺便说一下,我的性格类型显然不适合当一位作家)。

然而,MBTI测试并不是一个神奇的药丸,它无法为我们铺设一条通往理想职业的隐秘路径。明智的职业咨询师应该审慎对待这类测试,仅仅把它当作众多探索人类奥秘的方式之一来采用。有些咨询师甚至采取了更加理性的步骤:彻底放弃这类测试。在他们看来,人的性格无法规整地划入16种或任何其他具体数量的类别之中:我们是比心理测试所能揭示的更为复杂的生物。

如果我们不应该依赖性格测试,我们怎样才能探索到一个充实的职业生涯呢?我们不需要追溯至测量颅骨的时期。相反,我们应该重新聆听亚里士多德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提出的一些有用建议:“你的职业,位于世界的需求和你自身才能的交汇之处。”

本文作者罗曼?克里兹纳里著有《如何找到理想工作》(皮卡多出版社出版)一书。他是“生活学校”的一名教员。(财富中文网)

译者:任文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