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胡思乱想(九)

1523263576165.jpg

(一)幼功

周末去图书馆看书,旁边坐着两名学生,一位在很认真的画一幅画,一位在做数学作业,一坐两三个小时,散发着一股认真劲儿。近来频频感到精力日渐不济、注意力日渐涣散、IQ常年不在线的我偷偷观察着这些小孩子,竟有些许羡慕,他们生活简单,想法专注,学不好考不好就感觉是天大的事儿一样。

给桐桐报国画课的时候,送了几节围棋课,于是我就用起来了。虽然从小自我感觉下棋还有几分天赋,但现在呵呵了,学围棋一下就感觉脑子不够用,围棋虽然规则简单,但是棋局千变万化,入门容易,精进难。我的围棋老师是94年的,他已经感慨年纪大了精进不动、没法走职业路线打比赛了,只能当当老师…想到围棋界一直有「二十岁不成国手,终生无望」的说法。而且有数据支持——“目前中国,一共26名九段选手,其中学棋最早的的是王檄九段,四岁学棋,学棋最晚的是刘小光九段,13岁,再晚就没有了。日本和韩国的职业化程度很高,培养模式更先进完善一些,情况不会差太多。在现代职业围棋领域,没有幼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幼功幼功...这个年纪看到“幼功”这个词总觉得有点哀伤。小时候没有奠定好文字功底,现在读书写字是不是都已经太迟了?人无再少年啊!

仔细想想,觉得非也。

杨绛先生说“年轻的时候以为不读书不足以了解人生,直到后来才发现如果不了解人生,是读不懂书的。”而傅佩荣先生也在《哲学与人生》中提到“一个人的自我成长,往往是从中年以后才真正开始。年轻时的自我成长是具体明确、可以被测量的,譬如每天念书知识是就会增加。至于从事其他方面的修行,年轻人的生活经验恐怕还不足以配合,自我成长还无法全面展开。”

你看,人生不止少年,大多数人的巅峰也不在少年时——日本就有多位“大器晚成”的一流围棋手,50多岁仍然能活跃在第一线。

也许要做大师可能需要幼功,作为爱好完全可以随时开始。那句鸡汤怎么说来着——"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二)智能音响

20170711092840_1499736520528599886.png

最近家里买了台天猫精灵智能音响,刚开始用的时候觉得挺惊艳的。可以满足定闹钟、听音乐、听新闻、查单词、查天气等小需求。之前看个天气还要拿出手机,然后顺便看下微信,再看下邮箱,再看下微博...不自觉地陷入手机的“时间黑洞”里。在一定程度上,天猫精灵降低了我回家后拿起手机的频率。当然更开心的是,现在桐桐临睡前要听故事,我不再需要交出手机,而只需要对着音响说:天猫精灵,播放下不一样的卡梅拉的故事。多方便啊,终于解放出了我的手机,于是小朋友听故事的时候我可以自由的刷我的手机...

But...天猫精灵的语音识别能力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小朋友不标准的普通话,经常让天猫精灵答非所问(不过这也经常惹得小朋友哈哈傻笑),有时候听小朋友和天猫精灵之间的耍宝卖萌,就感觉像是两个智障在对话...

语音识别不太灵光,也没关系,大不了当个音响用嘛。直到有一天,老赵突然意识到,天猫精灵24h都在“偷听”我们说话呢!想想还真是有点惊悚的意味呢,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智能音箱可以监听到你的一切,从中判断你的一切——你对家人喊家里没米了,然后天猫精灵主动把一袋大米加入你的购物车;或者你跟伴侣说你把银行卡密码改成了XXXXXX,然后它自作主张把你卡里的钱转账给它幕后的主人;或者它会从你们家里对话的频率和音调上判读家庭气氛是否和谐,然后主动给你推荐心理医生或者离婚律师...Anything could happen...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可能像很多国人一样,对隐私问题没那么敏感,如果新的科技可以换取便利或者效率,也许我依旧会冒些小风险省点小力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