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军谈子女教育

最近在听吴军的节目“硅谷来信”,很多观点对我很有启发。吴军是谁呢?我最早知道吴军是看他的《大学之路》这本书,这是一本介绍英美十几所顶级大学的书,有自己的求学经历(清华+约翰霍普金斯),也有很多对于教育的思考,看完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后来又读了他写的《智能时代》,虽然是一本科普书籍,但是一点都不枯燥,同样是语言优美逻辑感强,他的其它几本书《数学之美》、《浪潮之巅》、《文明之光》、《硅谷之谜》、《见识》在豆瓣的平均分也在8.5分以上,可见其博学多才。不过写书只是他的业余爱好,他是主业是语音识别和互联网搜索专家,硅谷投资人。不仅在工作上达到了大师级别,他还是一位摄影爱好者、教育专家、古典音乐迷、红酒鉴赏家。

我个人十分敬仰这种博学多才又会享受生活的人(有用有趣!),他在“硅谷来信”中的分享主题也包含各个方面——投资、计算机、品酒、摄影、音乐、绘画、工作、教育、管理、创业、商业,在听得时候我常常想,如果五十岁能达到他这样的研究深度和广度,或者能达到二十分之一,也就不枉这五十年的岁月。所以花199RMB的就能听到这样一个人的分享是在太值~

对我最有现实启发作用的是吴军谈中美教育的区别,和我个人的观察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他的来信部分内容如下:

谈学区房

有人问我,美国有没有学区房?其实,学区房的概念恰恰起源于美国,而且美国好学区的房价和差学区的房价差别比中国要厉害得多,很多时候,隔着一条街,房价可以差几倍。在硅谷中心的帕罗阿图市(Palo Alto),处于中值水平的独栋房房价在300万美元以上,而和它只隔着一条马路的东帕罗阿图中位数房价只有60-80万美元左右。

这两个区的差别有多大呢?一边住着拉里·佩奇、扎克伯格,以及很多斯坦福的教授,过去乔布斯也在那里,另一边是很多中低收入的墨西哥裔居民,包括不少非法移民。在美国,没有人觉得这种划分学区的方法有什么不好,因为大家习惯了。但是久而久之,学区好的地方聚集着比较体面、富有的一些家庭,不好的学区,整个条件都比较差,这是一个事实,而且很长时间几乎没有改变过。

但是,孩子上了重点学校并不能保证将来就一定能成功。对于十几岁,甚至二十岁出头的孩子来讲,自信心很重要,如果老是最后几名,人一辈子的自信心可能都难以培养起来,很多潜能得不到发挥。在美国,一个差学区的第一名,远比一个好学区中等的学生更容易被哈佛或者斯坦福录取。我在身边就经常看到这个现象,一些朋友的孩子,在读中小学的时候申请最好的私立学校,被拒绝了,然后他们进了第二档的学校,由于竞争不是那么激烈,那些孩子后来很多上了常青藤盟校、MIT(麻省理工学院)或者斯坦福大学。而即便是最好的高中,也不能保证一大半的学生能进那些顶级的大学。

个人思考:我之前对学区房是完全没有念想的,一是没钱买,二是我不喜欢有些学校的教育氛围,虽然成绩排名很高,但是方法很粗暴——刷题,这点我是极其不喜欢的。但是儿子即将读小学,我也越来越觉得好学校的重要性,我希望找到一所能够激发孩子好奇心,能够让小朋友自觉去学习的学校,而不是填鸭和刷题。桐桐是个非常有好奇心和学习热情的小朋友,我不希望小学的教育泯灭他的求知欲望。但是...还不知道如何能进入这样的学校。


谈快乐教育

记者问我:“有一段时间大家一直在提倡‘快乐教育’,而最近有一种思潮,有点像是阴谋论,说其实倡导‘快乐教育’是国外上层社会的人实现社会分层的方式:他们是怕大多数平民阶层家庭的孩子赶超他们,所以声称,比如三点多自己的孩子放学了就开心地玩儿。而实际上,国外上层社会家庭里的孩子非常辛苦,放学了要上各种辅导班,非常拼地在学习。西方教育实际上通过一个宽松的过程,偷偷完成了社会分层。所以咱们国内不要去盲目地追求‘快乐教育’,其实孩子还是需要花时间辛苦学习才能够有成果。您对‘快乐教育’这个事怎么看?”

上面这种观点,我是听说过的。如果光看美国很多上层人士的做法,的确很容易让人想到“快乐教育”是否是一种阴谋。

对于是否应该快乐地学习,我是这么看的。读书其实是一件颇为辛苦的事情,但是辛苦地学,和不喜欢硬被逼着学完全是两回事。孩子可能学得很辛苦,但是并不等于要让他很痛苦。

在几乎每一个行业中,最成功的那前5%的人,都是因为喜欢,是从兴趣出发。而从利益出发的人,只能做到前20%到前5%之间的一个水平,并不是最好。当然,如果你一定要抬杠说,做到前20%也不错,那我无话可说。

美国上层社会的父母,在孩子身上花的时间是一点都不少的,孩子读书和参加课外活动可能也会很辛苦,但是他们并不会让孩子很痛苦。辛苦和痛苦是两回事,一定要区分开。所以,我们常说的“快乐教育”是想要避免让孩子学得很“痛苦”,而不是想让孩子不“辛苦”,很多人在讨论这个问题时偷换概念了。

为什么我那么看重成为好孩子这件事呢?因为我看到太多家长为了让孩子“成才”,逼迫孩子做这做那,最后适得其反。有的家长搞得孩子一直对读书没有兴趣,孩子上了一个好大学就算给家长交了差,最后混一个文凭了事。有的家长逼得孩子非常逆反,后来很不幸福,自己也很后悔。看到这样的家长,我就想,对于每一个孩子,上帝都给予了他们一些天赋,靠着那些天赋,他们应该能过上属于自己幸福的生活。

个人思考:我相信每个小朋友们都是有强烈求知欲的,只是他们需要的培养方式不同,有的小朋友可以安安静静坐着,有的可能就更喜欢在玩乐的过程中学习。有的小朋友对识字数学有兴趣,有的小朋友对故事和演讲有兴趣。学校可能不能因材施教,但是父母一定要耐心,找到激发孩子兴趣的方法。对于“快乐教育”,我一直是拥护者,学习对于孩子来说应该是件快乐的事情,如果小孩子在学习的过程中感觉不到任何的快乐,那一定是教育的方法出了问题。


谈兴趣班

记者问我,现在中国的孩子,要上课外班,周末排得满满的,在美国也一样吗?

在美国优秀的高中,对于课外活动要远比中国更看重,孩子们要花更多的时间。做课外活动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让他们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将来能够热爱生活,另一个是在一些竞技中培养他们的勇气,获得名次,让他们能够有一些在竞争中成功的经验。

很多人关心在美国高中生具有某些特长会不会加分,这个问题的答案有点复杂。美国的大学并不是按照分数录取学生的,因此特长并不能折算成分数加到高中生的成绩单中,但是它们对录取很有帮助。美国顶级的私立大学,除了个别靠平权招进来的学生,其他的绝大多数(占到九成以上)学生都是特长生。

当然,什么算是特长,到达什么水准能够有用,还是有一定标准的,简单地讲,就是在各种竞赛获得州一级的名次,当然能够获得全国和世界的名次更好。至于说钢琴弹到十级,或者画画在哪个杂志社办的比赛中得奖,对录取是没有用的。这些私立名校录取的具体标准,我在《大学之路》中有详细介绍,在这里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先要有一个特长,再加上学业不错,而不是像中国那样反过来,以学业为主,特长加分。

要做到州一级前几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一些朋友的孩子在体育上做到了这一点,那些中学生需要每天早上四五点钟起床,六点以前开始训练,八点钟和大家一起去上课。然后下午放学要继续训练,周末更是要花大部分时间在训练上。

因此很多人讲美国孩子的负担一点不比中国学生轻,是有道理的。我在美国的一些同事朋友的孩子,有得过全美滑冰冠军的,有在乐器比赛中进入前三名的,有打球打到专业水准的。相比之下,我在中国的朋友的孩子则不会在课外活动中花那么多精力。

最后谈谈我对学习奥数之类课程的看法。如果单纯是为了训练一下头脑,孩子也不觉得枯燥,不妨试一试。但是,对绝大多数家长,我建议不要对此抱有什么幻想。坦率地讲,如果没有数学天赋,智商达不到一定水平,不要指望在奥数上能得到什么好成绩。很多家长不同意我的观点,认为孩子的数学能力是可以培养的,这句话不错,但是如果先天不足,培养成功的概率是极低的。

个人思考:我自己的观察也是这样,美国的很多小朋友们在课外活动上投入的时间实在是远多于国内的小朋友,而且训练十分辛苦。我有个同事的女儿现在读小学二年级,游泳已经拿到州里的前三名,这样成绩的取得一方面是看天分,一方面也是因为从小每天辛苦的训练。相比之下,国内的很多父母带先朋友参加兴趣班,很多是抱着“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或者“为了长大有点爱好”的想法,一旦到了学业忙碌的阶段,就会放弃兴趣班,将精力放在更加重要的成绩方面。


谈阶级突破

从贫困阶层进入中产阶级,在今天的中国还是能办到的,只要做到两点就可以了。首先是父母和孩子有一个一致的目标,即父母支持孩子上学,孩子自己愿意上学。中国目前高考升学率还是非常高的,除了那些不愿意读书的人,几乎所有人都能考上大学。

在大学里,掌握一项或几项技能很重要,这是最立竿见影的。更重要的是,它与家庭环境、经济条件的好坏关系不大。因此,对于最底层的人,只要能认真读书,并不需要成绩那么优秀,也能完成进阶的第一步。这容易完成的另一个原因是,在大部分经济发达的国家,中产阶级是数量最多的群体,因此进入到这个群体的机会较大。

但再往上走就比较难了,这是中国城市里大部分中产阶级遇到的困境。比如,很多人这一代做了工程师,他可能并不希望孩子读书还只是像自己那样为了单纯的一份工作,他们更希望自己的孩子们进入到管理层、领导层,成为精英。这些家庭的孩子最累,因为家长不仅要求他们书读得好,而且还要培养他们各种特长。由于精英群体的人数少,中产阶级完成进阶的机会并不大,这是世界各国的实际情况。

不过,中产阶级难以完成这一步的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思维方式限制了自己和孩子的发展。总的来讲我不赞同“起跑线”之说,但如果有什么起跑线的话,那就是父母的见识。当然,很难要求父母都能有见识,不过父母不断学习对孩子有非常大的好处。

个人思考:我之前有个华人同事说,美国的教育体制适合培养前1%的杰出人才,但并不适合培养99%的人。中国的教育很难培养出1%的人才,但是适合另外99%的人。也许这话不太严谨,但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很多父母在接受“我的孩子并不是天才”这样的打击后,总会想“总不能让孩子比我差吧?不能上清华北大,但至少像我一样上个重点大学吧?”所以总是安排好孩子的一切,让孩子尽可能少冒险、犯错误,读大学找一份工作。但是这样的想法很难让孩子成为1%(但是如果你说,并不想让孩子成为那1%,当然没有任何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