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升小的焦虑与反思

最近桐桐马上就要中班毕业,班上很多同学的家长都准备给娃上幼升小的特训班了,什么思维课,看图说话课,英语课之类的。本来挺淡定的我,也开始发愁幼升小的问题,尤其看了今年幼生小的面试题,感觉桐桐要考上好的民办完全没戏。

为什么要挤破头上民办:

  • 好的民办教学理念我更认同,一般更重视小朋友的阅读习惯,品格培养,体育素质(体育和阅读课设置比较多),教育理念比较开明,学习环境比较宽松(我认为的)。
  • 据说很多公办学校学校里很多内容学校不怎么教,但是考试会考(比如拼音),所以小朋友经常需要额外上补习班。而民办学校很少发生这样的事情。
  • 同伴对小朋友的影响很大,希望孩子有更好的同伴环境,民办学校的学生是经过筛选的,总的来说父母重视教育,生源比较好。

为什么桐桐可能考不上,因为幼生小的考试内容中有很多桐桐不擅长的:

  • 表达能力:中英文看图说话、讲故事
  • 运动协调能力:跳绳、跟着视频跳舞之类
  • 英语能力:英语问答
  • 思维能力:些考题,比如绳子剪几下会分为三段,小朋友第一次接触经常答不对,现在市面上所谓的思维课都让我很反感,教的都是无聊的套路,感觉靠贩卖父母焦虑赚钱,很怀疑这种课程真的能锻炼小朋友的思维。

桐桐擅长的:

  • 识字,四五岁的时候通过悟空识字app自己学的,识字量大概1000,还认识很多字的繁体字。
  • 写字,虽然笔画顺序不太对,但是能写很多的汉子,现在每天都在写日记。
  • 自己钻研,经常自己进入学来疯的状态。有一阵子狂迷查字典,会拼音、笔画、部首等各种查字方法。前阵子在钻研地铁路线图,从任意A站到任意B站如何换成,不用查找地图就能报出来。最近在钻研围棋,每天捧着围棋书自学,还在iPad上找人下(没给他考级,所以不知道真实水平如何,但是痴迷是真的痴迷)

总结了上面的一些情况,我就找了两个朋友聊了下这个问题。

A朋友有两个孩子,大儿子在读国际学校。他自己曾在多个国家工作过,目前在国内创业多年,是一个很难得的淡定从容、有自己独到见解的人。他对孩子们的期待是,要孩子们开心,品格性格培养好,学习成绩中等即可。他给了我三点建议:1)放轻松,大方向把握好,父母是孩子的起跑线,有好的父母,孩子的起点就决定了一半。2)看长远,人生是马拉松,来日方长。3)言传身教。要带小孩子运动、读书、旅行,告诉他怎么做人,至于什么学校,影响很小。

16377172-1a232574567ca92d.jpg
A一家参加童子军活动

朋友Ella刚刚步入婚姻,还没有孩子。她是个特别有灵性的人,会创作,会表达,会作诗,会画画,目前从事自己非常热爱也非常擅长的幼儿教育行业。她给我的建议是:试试站在远一点的视角再来看这个问题,二十年以后,你希望你的孩子是在一个怎样的状态里?你更看重孩子能够拥有什么品质?在外界因素无法操控的状态下,你可以如何影响你的孩子?我仔细想了一下这几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我希望桐桐心态平和不急躁,能在生活中体会到幸福,能带给别人快乐。我希望他能永葆对世界的好奇心,能体会到求知的快乐。我能做的,也许就是言传身教,自己先做一个这样的人。

Ella的日常涂鸦
Ella的日常涂鸦
Ella的日常涂鸦

Ella还转了一篇文章给我看,很多人可能早就读过这篇《郝景芳:我和老公清北毕业,我能接受自己的孩子读三流学校吗?》,作者郝景芳,科幻文学作家,世界科幻最高奖「雨果奖」得主、清华大学天体物理硕士、经济学博士。文中有几段话我特别认同,在此引用下:

如果说选拔的世界是标准跑道,看谁先冲过终点,那么真实世界就是荒原和荆棘丛,看谁能在乱石中摸索出自己的轨迹。

真实世界里需要的是什么呢?是了解自我的能力,是协调他人的能力,是创造新鲜的能力,是洞察世事的能力,是思辨表达的能力,更是领导团队和把握大局的能力。

这些能在量化选拔考核中体现出来吗?不能,它们没有一个能用量化考试。甚至会压制某些素质——在确定的答案照耀下,独立创新和另辟蹊径都是傻瓜行为。这就造成了教育最大的困难:升学系统不在乎的,恰恰是对于人生成就最为重要的。

我真的问过自己:你能接受自己的小孩考到哪里呢?

我和先生是清北毕业,但我们也知道,现在的孩子考清北比我们那个时候困难了太多,几乎不敢期待孩子同样能上清北。那么能不能接受孩子上一个很普通的大学,想了很久,我觉得我能接受。我期望孩子获得基本的高等教育,也真的能接受非常普通的学校。那我对孩子完全不做任何期许吗?并非如此。

我对她的期许其实是更长久的:不管上什么学校,都期望她自立、有喜欢的事情、有自我追求的路径,能闯出自己的小天地,充实而幸福。我希望她能独立探索人生之路。所以,孩子上公立还是私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希望孩子通过教育获得什么?为人父母,应当和孩子搭建一种基础,帮他们寻找自己喜欢的事情,支持他们倾尽热情、燃烧生命,这才是好的教育,而这样的教育几乎只能依靠家庭提供。

既然我想要的教育只能依靠家庭提供,那我不再那么焦虑孩子的学校选择问题了。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长和花期,我也不想太拔苗助长,为了通过面试去上一些对孩子长远并没有好处的补习班,不如把这时间用在更有意义的其他方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