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有人在唱歌

3bfa6aa4ff4af03c6d287a3af36067d1.jpg

早上老赵打开电脑,播放了崔健的两首老歌《花房姑娘》和《一无所有》,我躺在床上看书,一下子被这歌词和旋律触动了,放下手机认真听了好久。虽然中学的时候就在哪儿听到过这些歌,但是从来都没有走心过,心里觉得这些老男人的歌喉实在不是我这种“伪文艺小清新”的菜,歌词不押韵,嗓音太苍凉。

中午等理发的时候听了一档由海外八零后制作的清谈广播节目《一期一会》,里面一期的背景乐是李宗盛的歌,虽然歌曲我都没听过,但是能清楚的辨别出是李宗盛的声音,听完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回不过神来,反反复复听了好几遍,感觉听到要哭出来。一个人内心的绵延曲折竟然表达的如此到位。

李宗盛 《山丘》

想说却还没说的 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地唱着 淡淡地记着
就算终于忘了 也值了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 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 面对 人生的难

也许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快要老了
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 年轻人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
无知地索求 羞耻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个山丘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 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
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 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我没有刻意隐藏 也无意让你感伤
多少次我们无醉不欢
咒骂人生太短 唏嘘相见恨晚
让女人把妆哭花了 也不管

遗憾我们从未成熟
还没能晓得 就已经老了
尽力却仍不明白
身边的年轻人

给自己随便找个理由
向情爱的挑逗 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 直至死方休


感慨
毕业几年
也许只是多看了几天日出月落
多经历了一点世事
多听了些故事
多体验了几次不快和焦灼

渐渐明白了物力维艰
心里多了一些盘根错节
对时间对情爱也多了些沧桑感慨
理解了高晓松说的
只有渡过长长年纪,才能真的懂得去常常追忆

欣慰的是
除了吃饭睡觉上班下班
日复一日的重复
感觉那颗方寸之心
依旧在跳跃
这些老男人的情怀,这些老男人的情歌
在多年后的今天
又多了一位懂的听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